永不褪色的初心

——记厦门市纪委驻市检察院纪检组二级调研员姜传阳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      2019-08-12 16:24: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301472

  姜传阳,厦门市纪委监委驻市检察院纪检组二级调研员。2015年转业,2017年6月抽调市委巡察组,参加了市委从第六轮到第九轮的四轮巡察。

  从2019年1月下旬出现味觉异常,到4月中旬确诊为高级胶质母细胞瘤,姜传阳的病情恶化得很快。原来过目不忘的他已想不起自己常用的电脑密码,曾经拿枪的右手也无力握紧鼠标。

  “太可惜了,我们就像少了只胳膊!”工作搭档说;“我们都愿意谈谈传阳。”许多认识姜传阳的人说。

  他究竟是怎样的人?记者追寻他的足迹,尽力还原同事、朋友、家人眼中的姜传阳——

  一个“敢碰硬”的人

  巡察某局下属一家集体企业时,巡察组收到了一封举报信,内容直指该集体企业违规与私营企业合作建设项目。大多数集体企业的管理不如国有企业规范,加之项目年代久远,常规办法难以调查取证。市委第三巡察组组长林建木建议姜传阳从审计切入。

  姜传阳最不怕的就是啃“硬骨头”。他在工作笔记中写道:审计要讲原则,作为审计员最关键的是要在细节上认真,绝不放过任何疑点。

  被巡察单位的领导拿出他们上级的党组会议决定、外聘审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一次又一次地上门。他们找到姜传阳:“您看,上级部门和审计报告都定调了,不违规。账册那么多,您看着也辛苦,直接交差吧。”

  “没关系,我就是搞审计出身的,不怕累。”姜传阳淡淡地说。

  被巡察单位的领导有些不高兴:“谈话也谈了,函询也询了,不是没发现问题吗?那么较真,是对我们有看法吗?”

  “您误会了。我只是力求准确,相信账目会说话。”姜传阳有礼有节。

  凭着多年的职业敏感,姜传阳从被巡察单位提交的审计报告中发现了蹊跷。可是,突破点在哪?巡察组进驻只有不到40天的时间,为了印证自己的判断,来往账目、合同、各类报告……两个铁皮柜、上千页资料,他足足看了两个星期,把每个数字“抠了又抠”。

  同事们说,很多次凌晨两三点起夜的时候,从窗口望出去,总有一个身影在操场上一圈又一圈孤独地散步。一看,是姜传阳。第二天问他,他说思维太活跃,满脑子都是数字,怎么也睡不着,只好边绕圈边思考,希望能用身体的疲累促进睡眠。

  终于,姜传阳梳理出由于对集体企业缺乏有效监管导致集体资产严重流失的问题线索,将报告提交巡察组。

  “那是一份精准度极高的报告。”一起参加巡察的蔡守管说,“一个人的工作是否扎实,一听汇报就知道。那些资料年代久远,需要互相印证,但凡疏忽,一份文件的缺漏就会让整个证据链断裂。可是传阳梳理得一清二楚。”

  2019年5月,姜传阳所在组提交的巡察专报得到市委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市委决定成立“集体资产监管处”,专门负责监督管理集体资产。

  一个“一根筋”的人

  在社区走访群众时,姜传阳发现个别家庭医生签约项目不符合要求,片面追求绩效奖励,钻了政策的空子。有人劝他别“一根筋”,家庭医生签约项目是厦门的新生事物,在全国是经验做法,“捅”出去不好。姜传阳却一再坚持:“要以群众满意不满意为‘镜子’,不能搞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巡察必须如实把问题反映出来。”

  “他就是这样,只认理,不怕得罪人。”和姜传阳一起工作的同事介绍,每一个巡察小组负责的板块不同,撰写巡察报告时,姜传阳不仅把自己负责的部分弄得滴水不漏,还会帮忙看其他小组的报告。他就像拿着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地推敲,如果有不同意见就当即提出来。

  妻子王晓玲有时会劝他,做人圆融一些。他总是“执拗”地说:“只有把本职当事业来追求,把工作当使命来履行,才对得起组织的培养。”

  虽然经常被“挑刺”,同事们仍很亲近他,因为心服口服。姜传阳最爱和大家分享工作心得。一个线索用什么方法发现的,发现的过程中遇到哪些瓶颈,审计经验丰富的他从不藏着掖着。

  “我们很佩服他总是能站在全局的高度看问题。”说着说着,林建木的声音低下去,“现在遇到审计方面的困难大家还会下意识地喊传阳的名字,久久没人回答才反应过来。”

  一个“放不下”的人

  一直忙于工作的姜传阳,对妻子王晓玲充满感激和愧疚。转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妻子去拍婚纱照。

  大儿子已经快研究生毕业,在其成长过程中,作为父亲的姜传阳是“缺席”的。小女儿妞妞还不到四岁。他也曾希望自己作为父亲的责任在女儿身上“补课”。但在女儿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要进驻巡察组。

  王晓玲思索再三,忍不住开了口:“宝宝太小,我有低血压,有时候会眩晕,爸妈身体不好带不了孩子,我一个人怎么办。”

  看着丈夫停下了手上的活,背对着她,好一会儿才转过身,用极少有的温柔语气说:“咱请个钟点工帮忙好吗?”王晓玲叹了口气。

  姜传阳的老战友、市委巡察组同事翁祖炎说:“我们之间有许多共同话题,可一碰面他总是在谈工作。有时候他刚躺下,想到个事,就又立即爬起来。”

  翁祖炎知道,姜传阳的痛风很严重,经常疼得走路一瘸一拐,可他舍不得花时间去医院治疗,只有实在撑不住了才去诊所打点滴。翁祖炎劝他别这么拼,他摇摇头:“对发现的问题要力求准确,不能似是而非。”

  面对病魔,姜传阳一直很坚强,他打趣地说:“干巡察很有成就感,心情舒畅。如果不是因为到巡察组,说不定病魔早就找上门了。”

  如今,语言功能退化的姜传阳,面对去探望他的同事,只能吃力而缓慢地说着:“最好的年龄段,我想为党工作,想做事,可是现在很遗憾,专长无法发挥了,但我的初心依旧。”(厦门市纪委监委 蔡怡琳 庄铭勋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灵娜)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