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小说:壶

 来源:厦门市纪委监委网站      作者:      2018-10-31 14:51: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229440

  唐海一洗漱完,神清气爽地往茶桌边一坐,开始烧水。

  水开了,唐海开始泡工夫茶。从今天起,他都将可以随心所欲地在茶室里浸润在怡人的茶香中,赏玩自己十几年来收藏的各式紫砂茶壶。他退休了,他的幸福的人生开始了!

  唐海的第一遍茶,照着闽南人的习惯,不喝,用来养壶。所以,他边品着第二遍茶,边用怡然的目光,瞅着乌木茶盘上泛着幽光的紫砂茶壶,想,自己一辈子虽然没有什么大成就,但有个出色的儿子,半年前刚提拔为滨海区教育局局长。

  “爷爷!”这时,孙子唐涛清脆的叫声就响起来了。今天是星期天,孙子不上学。儿子工作忙,有一个多月没回来了,前天就说好了,这个星期天一定抽空带孙子回来给爷爷奶奶看看,儿子唐洋与儿媳也随后进来了。

  唐洋带妻子在茶桌旁坐定,品了一口茶,扫了对面的博古架一眼,唐洋觉得父亲的博古架今天有些异样,但异样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唐洋不由得端了茶杯走近博古架,细一察看,果然,父亲的博古架上多了两只眼生的紫砂茶壶。这两只紫砂茶壶,一身名贵清雅的光泽,悠然伫立。他不禁拿起其中的一只壶,只见此壶壶身十分圆润,手感异常细腻,通身的气韵极其婉转流畅。旁边的另一把壶,看似朴拙,但壶上的“静思图”,只粗略的几笔,便将一人举头望月,暮鸟环飞,落木萧萧的景象表现得呼之欲出,其功力之深厚不是一般人所能。唐洋知道父亲虽酷爱收藏紫砂壶,但所藏之壶基本都是用以观赏的千元左右的壶。他心下狐疑,急问父亲壶的来历,父亲皱了皱眉才想起来,把两个送壶人的名字报出来。

  唐洋荣升滨海区教育局局长之后,比较不放心的是妻子。妻子小他8岁,且个性属于清澈见底的那类,唐洋怕她不慎收了人家的贵重物品,所以一再地告诫妻子,不得在家里接待不经他允许的客人。没想到,妻子倒是被他唬住了,事情却出在严以律己的父亲这里,而且是如此不着痕迹。

  那两个送壶人的名字,就像两把锤子,一上一下地锤在唐洋的心上。滨海区第一高级中学的校长即将退居二线,这两位送壶人,恰是最具竞争力的新校长人选。而事实上,区第一高级中学的校长人选,自己也未必能说上什么举足轻重的话。

  唐海听了唐洋的解释,深责自己当时只顾和他们品茶,聊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就收下了。唐海急忙把那两只名贵茶壶小心翼翼地取下来,妥妥帖帖地包装好,父子俩又商量出得宜的说词,然后立即分头去完璧归赵。

  唐海的博古架因此就有了两处空白的地方。有一天,孙子唐涛指着那空缺的地方,对爸爸唐洋说,那活像两只眼睛。唐洋听了,忙说:“爸,下个月我去宜兴出差,给您挑两把好壶。”唐海忙摆手,乐呵呵地笑道:“就让它们像两只睁大的眼睛,监督我,提醒我。”

  唐洋没有告诉父亲,就在茶壶送回去的隔天上午——周一一上班,爆出新的冷门,新校长的人选已确定下来,这两个最具竞争力的副校长,双双落选。随后,一封实名举报他在区第一高级中学校长竞聘中,授意父亲收受价值几万元的名贵茶壶的检举信,已送到区纪委书记的手中。唐洋闻知,惊出了一身冷汗。(作者蔡伟璇,翔安区纪委监委报送)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