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人手记】“闭门羹”之后

 来源:厦门市纪委监委网站      作者:      2018-09-26 15:51: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220372

  大学毕业后,我如愿成为了一名基层纪检干部,组织安排我到纪委前沿“探头”纪检组工作,而我就是这里的守卫新兵。

  纪检工作,在我的想象里,应该和许多人印象中一样,威武雄壮,惩恶扬善。可正当我准备大展宏图时,却发现纪检工作并不是我们表面看到的分分钟手到擒来,惩戒贪官的英雄主义,而充满了各种专业且琐碎的细小工作,还时不时地吃顿“闭门羹”。

  “你好,我们是湖里区纪委的工作人员,我们来是了解下您低保金……”

  “不用了,不用了,我不知道。”大爷说完,嘭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这……”留下一脸错愕的我和同事小张。

  “杨大爷,我们不是来找您问题的,是想问您有没有存在什么困难?”我硬着头皮,在门外继续解释道。

  “如果您不放心,我们不进去,就在门口和您聊两句。”同事小张帮着做工作。

  终于,门缓缓打开。“到底什么事?你快点说。”大爷冷冷地说。

  “杨大爷,我们来就想了解下,街道、社区在帮扶领域这块做得怎么样?比如,低保金有没有准时打到您账户里?”

  “有!”杨大爷不耐烦地答道。

  为了缓和这尴尬的气氛,我和同事决定还是先离开。“这是我们的联系卡,以后如果遇到这方面的问题,随时联系我们。”我把卡片递上,大爷随手接过,进屋关门,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第一次入户走访如此局促,我立即联系社区负责低保的干部,“小林,我刚刚入户A区的杨大爷,但感觉他有点排斥入户,是有什么缘由吗?”

  “他平时挺好的,应该是和你们不熟悉,所以比较冷淡。对了,有些低保户会比较敏感自卑,不愿意外人进屋,另外,你们尽量不要提及他是低保户的身份,或者表现过多的关心与同情。”

  我恍然大悟,赶紧调整策略,敲响了第二户帮扶对象的家门。

  “阿姨,我是湖里区纪委的工作人员,今天来没什么事,就是了解下街道、社区的工作有没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顺手,我赶紧递上了自己的工作证。

  “挺好的,社区工作人员对我不错。”阿姨微笑点点头。

  “每月有没有收到他们给您发的700元呢?”此刻我特意把低保金三个字省略。

  “有的,都是每月固定10号前到账的。”

  “这是我们的举报联系卡,阿姨你有遇到社区党员干部违规违纪的行为,随时给我们打电话。”

  “谢谢你们的关心,这么热的天还跑来。”阿姨客气地致谢。

  顺利完成第二户访查后,我总结了入户访查三部曲:第一步表明身份,第二步消除顾虑,第三步老乡式交流。由此入户访查逐渐步入正轨。

  每个月不定期、不定点、不定人进行帮扶领域抽查检查,早已经成为我们规定动作。因为事关群众切身利益,我们一点也不敢马虎,平均1个月走访3个社区,一个季度抽查走访全街9个社区128户帮扶家庭。

  “走,上午去金湖社区抽查低保户帮扶情况。”组长临时召集街道纪工委委员、街政办低保工作人员至社区低保户家中走访,突击检查社区帮扶领域的落实情况。我第三次敲响了杨大爷的家门。

  “小同志,你又来啦,进来坐!”老大爷这一次特别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坐。

  “是啊,大爷,你最近精神不错!最近,都有如期收到钱吧?”

  “有有有,而且上次你们走后,社区过了两天,还给我送来了棉被,特别暖和啊,还有那次……”大爷像孩子般,开心地说起社区的各项工作。

  “大爷,那这样我们就放心,上次给您的联系卡还在吗?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们。”我们准备离开。

  “好的,今天进来坐一会吧!”

  “不了,谢谢您,我们还有十多户没走完。”我欣慰地回答道。正当我们转身时,大爷却返回客厅,嘴里喊着“等下,等下”,已经拿着两个橘子塞到我们手里,我们连忙感谢地拒绝了。

  离开大爷的家,嘴角忍不住地上扬。因为第二次入户时,我们无意间发现大爷家的被子已非常破旧,随后我们与社区商议,能否结合春节慰问,给大爷送去新被子。如今,见到大爷开心的样子,我觉得特别欣慰与满足。

  走上纪检岗位的三年多里,像杨大爷这样故事有很多,我曾遇到不理解的低保户,也见过气势汹汹的信访群众,查办案件时拒不配合的被调查者。但,我更见过村民最开心地拍手、最质朴地微笑,听过最真挚地感谢、最由衷地表扬。(厦门市湖里区纪委派驻第五纪检组 江玉芳)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