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世远蔡新的廉洁家风传承

 来源:厦门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作者:      2017-12-25 10:34: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145264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中蕴含着丰富的廉政文化资源,其中,家规家训就是一个重要的窗口。如今,我们可从邻近的福建省漳浦县下布村蔡世远蔡新旧宅中窥见廉洁家风对官员廉政的积极影响。

  蔡世远蔡新叔侄是清朝雍正、乾隆年间的重臣,亦分别是乾隆、嘉庆二帝的老师,俗称叔侄两帝师。他们秉承家风中的廉洁之风,为师则鞠躬尽瘁,当官则清正爱民,当时就得到皇帝的褒奖,后世则被世人传为佳话。

  蔡世远(1682-1733),字闻之,号梁村,清初著名学者、教育家、文学家、思想家,堪称一代宗师,理学巨擘,是清代闽学的代表人物之一。曾出任福州鳌峰书院第三任山长,他的父亲蔡璧是该书院的第一任山长,给予蔡世远良好的教泽滋养。

  蔡新(1707-1799),乾隆元年进士,历任刑、兵、工、礼、吏五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上书房侍读学士、内阁学士,《四库全书》总裁兼国子监事务,提督直隶学政,太子太师等。

  早在康熙四十八年,蔡世远中得进士,选入翰林院为庶吉士。康熙五十年,蔡世远出资在家庙中设立家学堂,延师以教家族子弟。其子长汉、长沄及贫穷的5岁侄子蔡新等人得以读书求学,康熙五十九年秋,蔡世远任鳌峰书院山长期间,仍对家族子弟的教育念兹在兹,其《庚子秋帖示族中子弟》要求族中子弟严义利之辩,“醇此孝恭之念,守其廉洁之操”“今日强毅立志,终身守此不移”,特别强调了坚持良好操守的重要性。

  康熙五十三年(1714),蔡世远因父亲病逝回家守制丁忧,因故逾期几日返回到京城,却受到部里胥吏的要挟,向他索要通融的费用。蔡世远对此人的行为特别厌恶,表示自己宁愿依规受到处分,绝不愿意通过求情、送礼、馈送贿赂得到宽宥,胥吏觉得蔡世远不可理喻,蔡世远则愤然拂袖而去,辞官返乡,显示了凛然的气节。

  蔡世远的这身凛然正气得益于父亲蔡璧,当时的福建巡抚张伯行因倾慕其学术,敦聘蔡璧为福州鳌峰书院的首任山长,巡抚虑及其家贫,想给予其高一些的薪俸,被蔡璧断然谢绝。他说:“家口少无内顾,此间月给足用也。”就是说,自己只要求获得能满足自己基本生活的待遇即可,不必考虑家里人的生计问题,其廉洁之气令人敬佩。蔡世远的母亲也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子,她告诫自己的儿子:“汝等须诚以物躬,谦以待人,廉以养德,毋以诈御物,毋以气加人,毋取一毫非分之取。”后来蔡世远为官之后,母亲依然严格约束儿子,凡有钱财带回家,母亲都要认真问明来源,知道来得正当方才罢休,且补上反复的交待:“我是希望你哪怕吃菜根,也不要忘记先人的遗训啊!”

  雍正元年(1723),蔡世远因主持鳌峰书院卓有成效,得以奉特诏入京为官,他兢兢业业,克己奉公,深得雍正帝的嘉许。在京为官期间,他与文学家、礼部侍郎、桐城派代表人物方苞过从甚密,方苞回忆他与蔡世远平时交谈的内容都是“民生之利病,吏治之得失,百物之息耗,士类之邪正,无一语及身家浅事者”,彰显的是全部心力用于谋划政事的形象。

  雍正七年,身为礼部侍郎的蔡世远上奏论及整饬福建的官风民俗,结果得罪了权贵人物。权贵人物便反戈一击,参劾蔡世远包庇儿子私给船照,蔡世远以失察被降一级调用。在这不白的冤屈面前,蔡世远既没有为自己辩护,也没有消极厌世,他跟儿子长注聊天时,问道:“汝欲敝衣蔬食,名行垂千载,为圣贤耶?抑将丰衣美食,驷马高车,漫无所表现,而作官耶?”儿子应曰“吾为圣贤!”这样的身体力行、言传身教在蔡家已是家常便饭。

  蔡世远因病逝于任上,遗物只是几件旧衣,别无长物,雍正帝闻讯后,深为震悼,特赐白银五百两,助其发丧,补助其家用。无独有偶,蔡世远的次子蔡长沄(1711-1763)历任过县令、知府、四川按察使、兵部侍郎,廉明有为,政绩突出,他去世时,囊中没有剩钱,匣内也仅数件旧衣而已,无怪举朝嗟叹“不愧文勤(蔡世远)之子啊”。良好的廉洁家风自然得到了传承。

  从小深受叔父蔡世远影响的蔡新早已立志要像叔父那样,蔡新的母亲也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女性,常常教导蔡新:“我不是要你升官晋爵,而是要你竭尽心力奉公。只要不犯错跌落,即使在万里之外,还像在我膝下让我安心。”蔡新还有一个贤内助的妻子,为人甘于清贫,丈夫为官前跟着过苦日子,丈夫为官后,仍然坚持过朴素的生活,不适用丫鬟,凡事自己躬身亲为。蔡新先后主持京城会试和江西、河南乡试,坚持公正选才,河南名门子弟托人说情,蔡新断然拒绝,他说:“秀才为进身之始,不可不端。患得若此,则心术品行可知!”坚决不予录取。乾隆四十八年,他任会试主考官,其子是举人,本可入闱,蔡新为避嫌,坚持不让儿子参加考试,其先公后私、因公而废私的情怀无疑是其廉洁从政的集中体现。

  蔡新致仕回乡后,特别尊重地方官吏,遇见典史、巡检等小吏都执礼甚恭,他说:“身为宰相,家属县令。”即使位居宰相,也须尊重地方官吏,敬畏法典。将自己置于一个平民百姓的地位,这亦是廉洁自律的一个典型事例。

  乾隆时期有一个大贪官和珅,他的相府即后来的恭王府,占地面积达到6万多平方米,且府内收藏着若干价值连城的宝贝。相较而言,蔡新的住处只有600平米,朴实简陋。一贪一廉,何啻天壤!

  如今我们走进蔡世远蔡新的宅第,这里已被开辟为廉政教育基地和家庭文化建设示范基地,蔡氏廉洁家风势必又有了新的更多的传人。(作者:王畋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