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守正气的傅镇

 来源:厦门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作者:      2016-12-29 10:42: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032597

  傅镇,字国鼎,号近山,中左所人(今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江头街道台湾街一带)。明嘉靖七年(1528年)举人,嘉靖十一年(1532年)进士。历任御史、按察史、巡按史、左布政、右都御史、提督等职。行事耿直敢言、正气凛然、多行仁恕,以德政、廉明著称。

  父训传身教

  傅镇出生在中左所一个粮商家庭。父亲名叫傅珙,在漳州、泉州等地贩运粮食。中左所是缺粮区,而且四面环海,交通极为不便,一有台风、浓雾等天气,粮食一时运不进来,有的粮商会趁机抬高价格,获取暴利。傅珙从来不干这种要钱不要良心的的事。他经手的粮食总是按照进价加上运价、保管、损耗以及适当的利润确定卖价,从不临时涨价。

  傅珙为人正派,在社里有很高的威望,邻里之间有什么事经常要他出面调解。同乡有一户人家,两兄弟因为田产发生纠纷,其中一人前来拜托傅珙为其调停,答应调停成功后送给傅珙一丘田。傅珙留那人在家小酌,杯酒言情之后,傅珙对那人说:你好意送我一丘田,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和我以及你的兄弟之间到底谁更亲?你把田送给我,让我为你们调停,倒不如大量些,把准备送给我的田给你兄弟,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那人听了傅珙一番话,终于醒悟过来,兄弟和好如初。

  傅珙不贪财、不逐利的高尚品德,对傅镇的成长有着深刻的影响。傅镇考取秀才时,傅珙告诫儿子:读书人将来是国家的栋梁,应当把品德修养放在第一位,再考虑提升文化的事。傅镇考中进士时,傅珙又告诫他:你从幼年就开始学习圣贤的教诲,现在正是实践这些教诲的最好时机。傅镇走上仕途之后,能洁身自好、嫉恶如仇、廉洁从政,成为一代名宦,同其父傅珙的言传身教密不可分。

  “傅虎”显正气

  傅镇有两个外号,第一个外号是傅虎。嘉庆十三年(1534年),傅镇出任南京御史期间,嘉靖皇帝派御马监太监潘真到南京任守备。潘真在南京时,表面上装得很清廉,说是“非分的钱一个铜板也不敢要”。实际上却尅扣军饷、虐待军士,还纵容家丁勒索、抢劫百姓财产。因为潘真是皇帝身边的人,到南京不久就被提拔为司礼太监,深得皇帝恩宠。南京的中官员都不敢得罪他。傅镇了解到潘真的劣迹之后,立即上书弹劾潘真,谴责潘真不该利用皇上的恩宠干坏事。朝廷派员核查,发现潘真果然罪恶累累,将他押送回北京,交法司处置。嘉靖二十年,西北少数民族入侵山西,总督樊继祖躲避城中,待入侵异族退去后,樊继祖向朝廷报捷,声称斩杀敌兵500余人。傅镇调查落实之后,上书揭露樊继祖虚报战功、欺君罔上的罪行。经审问查实,樊继祖被撤职问罪。

  傅镇先后出任南京御史、广东道御史,最后一任官衔是南京右都御史兼操江提督。操江提督管理长江南京段一带江上防务。这一带是明代著名的永乐皇帝起家的地方,又有朝廷许多机构,有很多气焰嚣张的皇亲国戚、高官贵人,被视为最难管理的地方。傅镇秉公办事,不徇私情,到哪里都是一副铁面无私、正气凛然的风范,平常横行霸道惯了的皇亲国戚、高官贵人看到傅镇就像看到老虎一样,不敢轻举妄动。傅虎的外号很快便传开了。

  “真金”喻清廉

  傅镇第二个外号叫“傅真金”。他在河南道任职期间,正值明代历史上著名的奸臣严嵩当权。当时的严嵩可以说是大权在握,说一不二,绝大多数的官员都不敢得罪他。严嵩看河南道一个观察使不顺眼,便叫傅镇把那个官员撤掉。傅镇认为那个官员没有什么过失,不能随便撤职,便把严嵩的招呼顶了回去。严嵩对此大为震怒,但傅镇对于当不当管、当多大的官根本无所谓,他好几次以母亲生病、母亲逝世为由辞官回家,完全没有舍不得头上的乌纱帽的心态,严嵩也拿他没有办法。

  傅镇在职务上没有欲望,在金钱方面也十分清廉。明代的官员薪俸微薄,将承办项目时的盈余作为额外收入成为当时官场的潜规则。傅镇出任河南副使时,河南省官衙中有一笔补贴,是从治理黄河的经费盈余中开支的。傅镇认为:他当差办事,朝廷已经给了俸禄,将治河经费的盈余作为个人收入是化公为私。这种非分之财他分文不取。傅镇调离河南时,这笔钱已经达到两千多两银子了。傅镇将这些银子封存在库房里,两袖清风地离开河南。傅镇走后,谁都不敢动这些银子。有人在银子堆上贴了一张条子,上面写着“真金”二字。“真金”二字合在一起就是“镇”字,以此来表示傅镇清廉官风的可贵。(湖里区纪委)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